丹·弗拉文

丹·弗拉文(Dan Flavin)是一位极有影响力的美国艺术家,是极简主义的先驱,也是使用光作为介质进行艺术创作的先驱。他创作出了一系列独特、恒常、令人惊叹的作品,为后人留下了重要而持久的遗产,改变了20世纪艺术的进程。

丹尼尔·尼古拉斯·弗莱文1933年出生在纽约皇后区的一个爱尔兰天主教家庭。他被迫在布鲁克林圣母预备班学习,以便日后成为一名牧师。他回忆道:“很快,宗教就迫使我抛弃了可能还留有的任何一种幼稚的乐观主义。”此后,他与他的双胞胎兄弟David一起进入了美国空军的气象部门。在服兵役期间,弗拉文对艺术产生了兴趣,并通过韩国马里兰大学的推广项目发展了这一兴趣。1956年返回纽约后,弗拉文继续追随他的热情,就读汉斯·霍夫曼美术学院,并在新社会研究学院学习艺术史,最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绘画课程完成了学业。

弗拉文的早期作品反映了他对抽象表现主义的兴趣。1959年起他开始利用从街道上捡到的物品(尤其是受到挤压的锡罐)组装和制作拼贴画。当时,这位年轻的画家在古根海姆博物馆担任收发室职员,在那里他遇到并结识了画家Sol LeWitt、评论家和策展人Lucy Lippard、极简画家Robert Ryman和艺术史学家Sonja Severdija,两年后他与后者结婚。1961年,他在纽约Judson画廊举办了自己的首个拼贴画和水彩画个展。弗拉文那年夏天在自然历史博物馆工作,他开始绘制灯光雕塑的草图。同年,他将素描转变成他称为“圣像”的组画:这是八幅单色画,画的边缘安装有电灯泡,其中一幅献给刚刚去世的弟弟大卫。和“圣像”的关联构成了弗拉文作品的象征。这是对空间和光线的不懈探索。“我更喜欢把艺术当作思想,而不是把艺术当成工作。”,“我一直坚持这一点,对我来说,不把手弄脏很重要,这不是因为我生性懒惰,这是我的宣言:艺术即思想。”

从1963年起弗拉文开始专一利用工业制造的荧光灯管进行创作,不同的装置有不同的组装方式。他只使用六种颜色的光:红色,黄色,蓝色,绿色,粉红色和紫外线,以及四种白色:冷白,暖白,日光和柔白。在创作中,他大力运用简单的形式,使用工业材料,作品均具有象征意义,这些实践把他的作品与Donald Judd和Sol Lewitt的作品紧密联系起来。弗拉文在整个1960年代都运用光线、色彩和空间进行实验,他拒绝制作工作室作品,不把作品称为“作品”或“雕塑”,而是将每个雕塑都称为“方案”或“装置”。大多数情况下弗拉文都把他的装置称为“无题”,但会在括号中加注“献给某人”,例如他著名的作品V. Tatlin纪念碑就是向俄罗斯画家、雕塑家、建筑师Vladimir Tatlin的致敬。从1970年起弗拉文开始在方格纸上制作证书,上面有作品简图、书面说明和他的签名,目的是为了保护作品,并加强对作品的保养。

在1970年代后期,弗拉文与Dia艺术基金会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,此合作促生了一些设于特定地点的永久装置,弗拉文最后一次组织的展览是巡回展“弗拉文回顾展”(2004-2007)。他专注于制作不同地点的特定大型装置,比如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弗兰克·劳埃德·赖特螺旋圆形大厅,或者柏林19世纪的改造后的火车站,即现在的现代艺术博物馆。虽然这些装置的比例增大了,但弗拉文在他最早的光实验中展示的材料、美学和反射效果仍然显而易见。

1996年11月29日,弗拉文在纽约长岛的里弗黑德去世。去世时许多意欲创作的作品还未被建造,也未得到证实。对于生前未经认证的作品,弗拉文遗产管理机构拒绝承认。一些装置是在弗拉文逝世后完成的,其中包括位于米兰的杰出的圣玛利亚圣母教堂。弗拉文是他那个时代最值得纪念和最富创新精神的艺术家之一,他的装置作品是极简主义的象征。